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藝苑 > 民生

炒盲盒、Cosplay服裝……Z世代年輕群體是否需多一份消費理性?

2020-12-17 18:37:52 來源:中人社傳媒 作者:林零

分享至手機

12月11日,頭頂“盲盒第一股”光環的泡泡瑪特正式在香港上市,市值達1065億港元。作為中國潮流玩具文化的先驅,泡泡瑪特給出的用戶畫像顯示,58%的消費者年齡在30歲以下,其中,出生于1995年至2010年間的年輕人占比32%。

近年來,盲盒儼然已成為Z世代年輕人的新玩具。Z世代是美國和歐洲的流行用語,指的是1995—2009年間出生的人。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人口已經占據全球人口近1/4。而和其他世代的人不同的是,Z世代因為出生在互聯網環境下,體現出一些不一樣的消費特點。天貓發布的首份《95后玩家剁手力榜單》顯示,盲盒、潮鞋、Cosplay等成為95后Z世代年輕人中熱度最高、也最“燒錢”的愛好。正是由于這一消費市場的熱度高漲,很多年輕人產生倒賣盲盒、買賣潮鞋、販賣Cosplay服裝等消費行為,這是否需要多一份理性?

盲盒、潮鞋、Cosplay服裝  萬物皆可“炒”

“大學畢業后,工作壓力挺大的,一次無意中接觸到盲盒,在線下實體店抽了一次就上癮了,感覺還挺減壓。”張錦已是資深盲盒玩家,每次在抽盲盒前都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哪一款,這種刺激心理讓她能暫時忘記工作上的疲憊。漸漸地,張錦已集滿一柜子盲盒,不知不覺也投入了上萬元。

張錦參與到了“炒”盲盒大軍中,這是由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而帶來的市場效應。記者了解到,以泡泡瑪特的盲盒產品為例,它分為多個系列,每個系列又由多個盲盒組成。其中,買到特別隱藏款的概率是1/144。2016年,泡泡瑪特一套玩偶有1000個限量款;到2018年,限量款變成2萬至3萬,折射出渴望買到限量款的人群逐日增多。

“正是由于越來越多的人都想買到限量款,所以這些款的價格已經從七八十元的價格漲到上千不止。”張錦說,她跟其他幾個愛好盲盒的朋友一起組成掃貨團“炒”盲盒。每天在線上門店放貨的時候去排隊蹲守,買到產品后再從二手平臺等加價販賣。在二手交易平臺閑魚上,過去一年有30萬人進行了盲盒交易。

除了“炒”盲盒,近年來,“炒”潮鞋的年輕群體也不在少數,鄒俊利便是其中代表。在他的家里,耐克AJ、Adidas椰子等限量款潮鞋擺滿了鞋架,都是他從官網上“眼疾手快”搶來的。由于這些鞋子限量或是明星帶貨穿火的爆款,一般供不應求,所以,消費者默認這些鞋子的價格能高于發售價售賣。

記者探訪得知,一雙雙限量版球鞋帶動的不僅是球鞋迷瘋狂搶購的熱潮,也引來了資本的介入。“毒”作為國內規模最大的球鞋二手交易平臺,2018年全年總成交額便已破百億。此外,還有虎撲等網站也衍生出潮鞋鑒別等附加功能,資本的介入讓年輕人熱衷于“炒”潮鞋的消費習慣不斷放大。而在這些APP的用戶畫像中,一半以上是90后男性用戶,這些Z世代年輕群體又反過來助漲“炒”潮鞋熱不斷升溫。

販賣等行為折射投機取巧與網絡依賴心理

記者走訪發現,不僅是潮鞋和盲盒得到了Z世代青睞,cosplay服裝也在一些平臺上被炒火。“2000元定制的日本洛麗塔風格的裙子穿了兩次后在某二手平臺上能賣到3000元左右的價格。” Cosplay愛好者周昱夢介紹,如今的長沙街頭,很多女孩穿著華麗的裙裝,玩角色扮演,這種風格就叫作洛麗塔。而日本作為正版洛麗塔服裝的主要供應商,從該國進口的洛麗塔裙子2000元轉手就賣3000元,這現象還被圈內人士稱為“炒”裙子。

“這種事情風險還是大于收益,可能一條裙子去年流行今年便過期了,靠這個作為主要掙錢手段是不可行的。”周昱夢說,Cosplay迷可以考慮開一家實體店進行正規的服裝售賣生意,而不是在網上進行倒賣二手掙差價。但不管是“炒”潮鞋、盲盒或是服裝,這都存有很大投機取巧嫌疑。在流行風向和市場審美不斷變化的當下,“炒”裙子背后隱藏著較大的市場泡沫,風險系數很高。

除投機取巧心理,年輕一代熱衷于“炒”潮物的另一大原因便是其對網絡的依賴。英國的某項調查顯示,1995—2015年間出生的Z世代年輕人現在已經超過千禧一代,成為英國人口最多的一代,他們平均每天花10.6小時使用網絡設備。在中國,Z世代的開支達人民幣4萬億元,開銷占全國家庭總開支的約13%。有錢又有閑,讓很多年輕一代成為互聯網依賴下的消費主力。

“作為真正意義上數字化一代,我只要想知道任何信息一般都會上網。而在網絡海量的信息中,就容易構成一個個因共同興趣和愛好而集結的社區,在這個社區里,我們可以去自我表達和釋放個性。”周昱夢說,她便是這樣走進了Cosplay的網絡專屬社區,從而衍生出對這類文化產品的購買欲望。而他們這類Z世代年輕人還很愿意用強勁的消費行為來展現自己不一樣的人生態度,導致不知不覺中,好像對網絡的依賴也越來越深。

不信“鞋”不“盲”目  消費需適可而止

從事潮牌產品銷售的店主Vivian介紹,潮牌的營銷模式趨于社群化,不再以明星代言、時裝發布會等為宣傳方式,而是通過社交媒體等手段,塑造了一個個社群的標簽,這樣更容易吸引這些Z世代年輕人進行聚集性消費和炒賣。“作為商家,也應該承擔起一定的社會責任,不要總是以限量版球鞋、隱藏款盲盒、絕版Cosplay服這種‘饑餓營銷’策略將產品與消費者捆綁在一起,這樣很容易造成消費者去炒作物價。”Vivian建議,Z世代畢竟還年輕,他們還需要正確的社會消費導向引領,商家應該為消費者營造不信“鞋”,不“盲”目的消費文化,而不是一味鼓吹“限量”等銷售策略。

記者了解到,一些二手買賣平臺也在進行正確的引導,防止Z世代年輕人進入“炒”鞋等現象中。如,近日“毒”平臺就發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議書,表達“球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等正確消費取向。

而針對Z世代的消費特征,蘇寧金融研究院消費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愿意為自己的興趣付費是Z世代最鮮明的消費態度之一,但值得注意的是,在Z世代消費市場日益擴大的同時,有關年輕人過度消費、超前消費等情況也時有發生。 “要樹立起‘消費是為了滿足現實需求’的觀念,消費過程中,自己要有主見,盡量避免盲目地隨大流、追風頭,杜絕與他人攀比。我們必須清楚,‘買買買’絕不是滿足精神需求的唯一手段。” 付一夫建議,年輕人應避免盲從,理性消費。

國家網信辦已指導組織抖音、快手、火山小視頻試點上線青少年防沉迷系統。此外,還將防沉迷系統覆蓋范圍進一步擴大到其他網絡平臺,對青少年因過度依賴網絡而產生的不合理消費理念等問題起到了一定緩解作用。截至2019年10月,已有53家主要網絡直播和視頻平臺上線了該系統,以限制青少年用戶的使用時長、時段、功能和內容。

國內金融機構相關代表也提醒,“炒鞋熱”等現象背后可能會導致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涉傳等經濟金融違法問題,還需要進一步加強監管。

【編輯】黃林鳳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