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菜將軍”任亮:我的菜地經得起“檢閱”

2020-07-12 07:43:34 來源:中人社傳媒 作者:張丹妮

分享至手機

位于長沙市望城區的團山湖村,因雷鋒曾在這里工作、生活而聲名在外。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如今這里已經成了一個集農業、旅游產業融合發展的現代宜居鄉村。

2002年退伍轉業,任亮在團山湖忙起了農業種植,如今他的家庭農場規模已經超過100畝。從軍裝到地頭,他說,土地是他的戰場,蔬菜是他的兵。7月的一天,他這個“菜將軍”帶著記者來了一場菜地“大閱兵”。

任亮為絲瓜藤裝置的驅蟲燈。

優質蔬菜“兵”

早上7點,天空還在淅淅瀝瀝下著小雨,任亮早就撐著傘在田埂上走了一圈。“每天早上不來看看我的菜,就感覺不踏實!”今年陰雨天氣多,蔬菜需要的光照并不充足,任亮來地里的次數更勤了。

記者見到任亮時,他正在絲瓜地里清理驅蟲燈下接蟲袋內的小蟲子。一晚上的時間,這個袋子的底部已經積了滿滿一層蟲子尸體。夏天瓜藤容易來蟲,利用昆蟲的趨光特性,引誘害蟲撲向燈的光源,光源外配置高壓擊殺網,使害蟲落入專用的接蟲袋內,達到殺滅的目的。

“雖然算不上什么新技術,但是這燈一個就要400多塊,舍得花錢買的人不多。”任亮指著藤上黃色小花下一條剛結出的小絲瓜說,當時買燈的時候還是有些舍不得,但現在看效果就知道完全就值了。“昨天傍晚還有一個專門種絲瓜農戶來取經,問我怎么能種成這個樣子。”他指著眼前數10排絲瓜藤,驕傲地說。

雨水多,濕度大,菜葉容易滋生細菌,影響蔬菜生長。黃瓜藤上的黃斑枯葉就是霜霉菌滋生的結果,今年黃瓜種植出現這種情況很常見。但在任亮的菜地里,黃瓜藤仍是綠油油一片。“把工作做在前面,也就是提前預防。但預防也有許多小竅門,像這個黃瓜霜霉菌的預防,相關藥物噴灑就不能是大晴天,因為太陽一曬葉子就枯了,也不能是雨天,噴灑會沒有效果。”他說。

任亮說,他對種植好像有著與生俱來的熱情,小時候別家小孩子一天到晚都在外頭瘋跑,他卻最喜歡在房前屋后擺弄各種花花草草。2015年,他還報名了長沙第一屆現代青年農場主培訓班,由湖南農業大學的教授親自授課。“自己鼓搗、拜師學藝,經驗就這樣累積起來了,別小看種田,里面門道多著呢。”

任亮在使用他購買的植保機。

用植保機整理過平平整整的菜地。

綠色“方陣”

從事的是種植蔬菜這樣“接地氣”的活兒,任亮的想法比一般依靠土地掙錢的人“飄”。

記者沿著田間小道走了500多米,隨便一數這片地里就種了數10樣蔬菜。“你要不要來數數我這塊地里種了多少種菜,你看看認識多少。”任亮向記者打趣道。

用手輕輕剝掉根部的幾片葉子,20多厘米高,形狀與竹子類似。“這是甘蔗,今年是第一次種,還有得長。”任亮站起來,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因為偶然在網絡上看到了甘蔗種植園,出于好奇他也做起了嘗試。

“現在大家生活水平都高了,只吃蘿卜白菜太單調,嘗試種些新鮮玩意大家更愿意來體驗,也挺有意思的。”在他的地里,還有黑芝麻、五彩椒等各樣新鮮品種都占據了一席之地。

比起這些尚未成熟的新鮮作物,任亮更得意的是隔壁田地里的那一臺“大家伙”。35萬元,是他去年飛到吉林花大價錢買回來的種田“助手”——灌溉范圍超40米,能大范圍進行除草作業。不久,他又花了10萬元自己動手改造,為機器增加了種植功能。

“你看著每一塊土地被整得多平整,每塊蔬菜地就是一個方陣,絕對經得起‘檢閱’!”任亮掏出手機給記者展示他用這臺農機整地的視頻:機器走過的地方,半人高的雜草仿佛被按下了“一鍵清除”的按鍵。

任亮說,別看現在這個機器多方便,當初決定買的時候身邊人沒有幾個同意。“最反對的就是我家堂客(妻子)。”任亮負責種菜,妻子龍鳳平負責賣菜,夫妻倆有著多年的默契。妻子拒絕的理由很簡單:本錢這么大,萬一虧了怎么辦?

“虧了算我的,房子、車子到時候都歸你。”任亮解決的辦法“簡單粗暴”,掌握著家里“財政大權”的妻子雖然不贊成,但最終還是掏出了存折。

“其實,還是因為她相信我。”說這句話的任亮,眼神格外的亮堂。

任亮種的五彩椒、甘蔗。

靠得住的“菜將軍”

外有溈水河流過,內有八曲河橫貫,洪水是在團山湖進行農業種植最大的變數,任亮對此深有體會。

2017年,湖南遭遇歷史罕見特大洪水襲擊,團山湖變成一片汪洋澤國,任亮的蔬菜全部被淹沒。“那一年我虧了80多萬元,這是沒辦法的事。”任亮感慨地說,“來年繼續干唄,腳踏實地用這片土地致富是我該走的路。”

圍著田間小路走了一大圈,膠鞋上沾了不少泥土,任亮領著記者走到一戶雙層樓房的屋子里。“熊嗲,有客來了,泡杯茶!”開門的是一位身體硬朗的老人,如果不是任亮介紹,完全看不出他年愈八十。

“今天早上最后一把空心菜2塊錢,被兩個人搶著要,今年的菜好賣。”熊嗲和任亮聊天期間,記者了解到,原來他是任亮家庭農場的入戶成員。

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鼓勵和支持承包土地向專業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流轉。其中,家庭農場"的概念是首次在“一號文件”中出現。當時已經承包了80多畝農田的任亮看到了這個機遇,隔年便提交了成立家庭農場的申請,取名“綠緣”。

“我當兵時穿的軍裝和我種的蔬菜都是綠色,這種巧合是一種緣分,所以我給農場取了這個名字。”他說。

把自家多余的蔬菜瓜果送到市場販賣的農戶稱“散戶”,熊嗲就曾是散戶之一。散戶抗風險能力低,任亮決定幫幫他們。2017年,他主動邀請附近30多戶農民一起加入自己的家庭農場,并把他的蔬菜種植經驗無私分享給大家。

“任亮這個伢子是真不錯!種菜遇到什么問題只要問他,他馬上就來了,這是幫我們致富哩!”熊嗲說。

任亮忙忙擺手,談不上致富,他只算幫些小忙。“我可是雷鋒家鄉人,村里老人說,雷鋒當年就在我承包的拿塊地里開過拖拉機呢。”

【編輯】丸子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